2012年6月22日 星期五

會津東山溫泉 向瀧



從門外看到今晚入住的旅館,會津東山溫泉 向瀧,上著紅漆的橋頭,一座小橋,通往滿是古樸瓦片的旅館,頓時感覺自己有如身處宮崎駿的《神隱少女》之中,好像湯婆婆會從裡面走出來。


跨過橋之後,來到玄關,屋簷是所謂的「千鳥破風」式,破風是日式屋頂建築的一種,也寫成「博風」,左右是直線呈三角的稱為千鳥破風。向瀧旅館對於建築的維護不遺餘力,也使它成為「登錄有形文化財」第一號的旅館,即為國民貴重的財產之一。

還沒到玄關,旅館人員及已經認出我們是來自台灣的客人,一泊二食的日式旅館除了講究素材的選擇之外,也注重用餐的時間,為了讓客人有充裕的時間可以品嘗料理,所以飯店人員都會掌握每位客人入住的時間,傍晚或是之前入住是基本的禮節。

在玄關寒暄之後,旅館人員領我們進入,綿延的木質走道,不僅乾淨,還上蠟到閃閃發亮,走道旁就是雅致的日式庭園,其特別之處在於沿著山勢而建,往上延伸到自然的樹林,整體的建築也順著山勢而為,一層一層的往山中而去。


我們在二樓可以看見庭園的房間之中,除了塌塌米的空間之外,在窗戶邊還有放著兩張椅子和小茶几,讓我們可以看著戶外修剪的十分具有禪意的松柏,居高臨下,庭園邊上池子之中的鯉魚也清晰可見。


在送上茶點與抹茶之後,旅館人員與我們確定了用餐的時間,我告訴女將在用餐之前,想先泡點溫泉再用餐,就將用餐時間訂在七點好了。

向瀧旅館和這間古樸的木造建築已逾一百多年的歷史,其所在的東山溫泉則可以上溯到八世紀中期。降至江戶時期,附近天寧寺的和尚發現此地的溫泉有很多狐狸浸泡於其中,將向瀧溫泉的泉源命之為「狐湯」。其後一些會津地方的藩士在身體有病痛時就會在此地療養,明治維新後,成立了向瀧旅館(1873)。


除了建築之外,向瀧對於自身的泉質也相當自豪,擁有三個自家所屬的泉源。為什麼泉質值得重視?在成千上百的日本溫泉旅館中,很多旅館的溫泉水添加了一些熱水以加溫,或是共用泉水,接了管子之後再升溫到適當的溫度。向瀧的溫泉則是直接從源頭導入池中,不加溫也不參雜其他的水,在這種凡事都「添加」點甚麼的時代,更顯得彌足珍貴,日本人還成立溫泉遺產委員會加以認證。無添加的溫泉泡起來是甚麼感覺?在初夏的東北山區,當晚上氣溫降到十度附近時,泡完溫泉後,不僅怯了寒意,皮膚感覺更加細緻,平常乾燥發癢的皮膚似乎也治癒了。

晚餐之前泡湯的確讓胃口開了,該是享用旅館所準備的晚餐了,趕在夏天來臨之前,今晚的晚餐仍然是春季的旬味,概念是「融雪之後的春季,當新芽冒出時所網羅的新鮮美味!」向瀧根植於會津飲食的傳統,食材和料理都採用當地的手法,先付(前菜前的小菜)和前菜所採用的都是會津當地所產的野菜,經過醃製或是簡單的調味,以最簡單的方式凸顯食材的味道,像是指在日本東北所產的こごみ,以當地的味增調味;磐梯所產的鱒魚則以塩麹的方式處理,麹是日本料理常用的處理方式,充滿酵素的發酵食品,在早期可以取代鹽和味精,可以說是功用極大的調味品。麹的原料是蒸過的米所繁殖出的麹菌,由於每個地方所產的米不同,麹的味道也就不同。


接著上的生魚片,採用會津磐梯山麓生長的ユキマス魚(原產地在東歐,後來引進日本東北),在融雪之後的清流之中成長,魚肉完全無雜質,只有新鮮與清新。隨著向付、前菜和生魚片之後,漸漸烘托出熟食與味覺較重的煮物、鍋物與重頭戲鯉魚甘煮。煮物是會津傳統的こづゆ,裡面加入銀杏、扇貝、芋頭、蒟蒻、香菇和木耳,以日本酒和醬油簡單的調味,以漆器的淺湯碗盛放,清爽甘甜的口感混雜著會津的高級食材。


鯉魚甘煮則是會津地區鄉土料理中的代表,關於這道料理,據說在江戶幕府時代,會津藩中的藩士田中玄宰,其責任是養殖鯉魚,由於他將鯉魚養殖的相當肥美,使鯉魚在會津料裡當中的地位更勝於海鮮。盛放這道料理的漆碗將近十五公分,打開之後更是吃驚於其大小,這道菜的做法是選擇魚鰭附近的魚腩,也是鯉魚身上肉質最好的部位,由於其脂肪多,吃起來相當軟嫩。做法則是採用會津的藥材,鹽漬之後,再放在醬汁當中熬煮。由於甘甜的藥材都已經完全的被魚肉所吸收,熬煮的過程歷時良久,連魚骨都可以吃進去。


晚餐在白飯、醬菜和甜點之後結束,我們又進了溫泉池子泡了一次,回來之後,旅館人員已經將棉被鋪好,喝著附近豬苗代所產的啤酒,坐在庭園邊的椅子上看書,看著牆上的木頭,其上刻著「山中無曆日」,日式旅館的服務、飲食與氣氛,使我們進入了一種異於日常的空間,在其所附加的空間中,將精緻的地方料理吃進身體之內,以當地的泉源洗淨外在的污垢與身體的疲累,內與外,感受會津特有的日本文化氛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