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8日 星期五

相棒



以警視廳內生活安全科下面的「特命係」的兩人組合為主角的電視劇,從2002年開始至2011年3月已經上演了九季,大概是我目前看過最長壽的日劇,每集約莫20集上下(第一季只有12集),九季加上特別篇,一百七十多集的日劇,品質都維持在一定的程度,編劇的功力水準相當高,演員也相當出色。從去年秋天開始看,每天作為吃飯與休息時間的良伴,到今年三月底將目前所上演的都看完,很期望今年秋天第十季的上演。

「相棒」(あいぼう)在日文當中指的就是夥伴或者是拍檔的意思,「特命係」作為在龐大警察組織下的一部分,只是一個被人忘卻的閒單位,它是應人設事的一個單位,為了安插本來前景一片看好的杉下右京(水谷豐飾),在一次外交部長官邸所發生的劫持事件中,因為與當時的指揮官小野田公顯(岸部一德飾,後來成為警察廳的官房長)發生衝突,事件後被外放到「人才的墳墓」的「特命係」,註定與權力核心無緣,東大法學部畢業的杉下,以高學歷進入警視廳,在前途一片看好之下,被打入冷宮,這和他本身對於警察工作的理想有關,事實上,整部片除了案情本身精彩外,杉下對於事實的追求也是重點,他認為警察的目的就是追求真相,在這個前提下,案件有時牽涉到政治或是警界的高層,層層的官僚制度造成辦案的障礙,除了破案的技巧外,還得與官僚制度周旋。



相棒的另外一個主角,也就是杉下右京的夥伴,從第一季到第七季第九集的夥伴是龜山薰(寺脇康文飾),之後由神戶尊(及川光博飾)上場。龜山薰本來是警視廳最重要的搜查一科的警部補,卻因為得罪高層,被發配至警視廳的陸上孤島「特命係」,剛開始還無法適應流放的龜山薰,與杉下警部合作後,知道杉下對於理想的堅持,案件不至水落石出決不放棄,也逐漸的與杉下成為合作無間的夥伴,兩人的關係就像福爾摩斯和華生一樣,在電視劇當中,衫下的形象就是一個宛如英國紳士般的警探,對於英國茶有極度的愛好,永遠穿著合身的西裝,博覽各式各樣的書籍,舉止言談之間維持著優雅與從容,總是能看到一般人所未見之處。龜山則相反,大剌剌的有如莽漢,做事僅靠直覺反應,充滿著真誠的正義感。離開「特命係」的原因是因為要到東南亞從事基礎的教育工作。

從第七季加入後的神戶尊則是另外一種類型的人,是警察廳當中警備組的成員,這個單位是警察中的菁英,很有機會往上拔擢的單位,派往「特命係」是要調查這個單位是否有存在的必要,自命不凡的年輕菁英在和衫下合作的過程中充滿著衝突,然而後來在實際從事辦案的過程裡,他開始理解到偵破案件的過程是警察掌握到最大的權力,這種察辦真實的權力遠比成為警察的高層來得重要,將ㄧ個一案件察得仔細,還原事情的真相是才是最重要的過程。



如果從第一季看到第九季,可以發現編劇的功力,不僅每一部都是獨立的事件,彼此之間還可以互相聯貫,所以呈現出來的情節相當立體,在這個立體的架構下,把一個一個故事有如血肉般的放入這個骨架中,所涉及的案件包羅萬象,從偷竊內衣的盜賊、激進團體的恐怖事件、校園霸凌、政治鬥爭、社會福利網的缺乏、外國移民……等。透過「相棒」的呈現,還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職業,像調酒師、記者、魔術師、議員、法官、律師、法務大臣、調音師、西裝的裁縫師,不勝枚舉。

相棒第一季可能還在摸索電視劇的走向,殺人案件和模式和很多推理小說當中的雷同,比較像古典的推理小說,強調推理的過程,一個一個的案件之間比較沒有關聯性,不像之後社會、政治與文化層面都有涉及。在劇情的推演中,可以漸漸的理解到主角杉下右京和龜山薰的人物性格,隨著劇情的開展和人物一個一個出場,小野田公顯和杉下之間帶著朋友和競爭者的緊張,杉下和前妻たまき之間的微妙關係,龜山和從事新聞工作的女朋友,在工作上常常互通有無,提供彼此之間情報,「特命係」在警視廳當中的特殊地位,雖然沒有主動的搜查權,只有在有需要時幫助辦案,但他們不收拘束的的在組織的漏洞當中生存,以本身的靈活彰顯組織的僵化。

第二季開始後,社會面大大的增加,龜山和以前的好友淺倉,後來擔任檢察官時犯下連續殺人事件的死刑犯之間的戲分在第二季當中出現好幾次,作為檢察官的淺倉為什麼會犯下那些罪行,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相棒當中開始加入了一些黑暗的心理層面。詐領保險金、殺妻的作家、醫療過失、暴力討債等議題,可以感覺編劇的角度越來越廣,劇情也豐富了起來。



第三季在辦案的主線之外,還把薰與女友之間的問題帶了出來,由一個專門從事政治扒糞工作的記者介入薰和美和子之間的關係,整季他們之間的關係都在整理與休補之中,映照到另一對衫下右京和たまき之間的關係就更加的微妙了,杉下的前妻たまき所開的花之里,是衫下和龜山下班之後都會造訪的小店,雖然他們之間已經離婚,但彼此之間若有若無的感情卻相當微妙,編劇從第一季到第九季始終沒有明說他們之間離婚的原因。 這一季一開始就牽涉到內閣總理官邸的竊聽案,揭開了政治的黑幕,之後的較為小品,像圖書館員詐騙退休的上班族,這些已經屆臨退休的上班族,在大企業上班,曾經掌握大筆的資金,也見過很多世面,在退休之際卻陷入了茫然,美女的圖書館員藉著幫他們出自傳為由,詐騙他們的財產。這一季還有調音師的殺人事件,業界首屈一指的調音師,在即將獲得終生工作的前夕,卻遭遇了耳朵上面的生理障礙。這一季在九季之中的品質不算是特別好,剛開始劇情的張力還不夠,其中的小品偶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從第一季到第二季,觀眾幾乎都被告知「特命係」隨時有關門大吉的一天,在第三季龜山就被調到其他單位,「相棒」似乎只剩衫下右京,一向我行我素的杉下刑警似乎也不在意,繼續辦案,直到劇情鋪陳到了龜山又回到了原單位,兩人之間的對話彷彿情侶在打情罵俏,兩個男人似乎都希望和對方一起工作,卻彆扭的不肯承認。

第四季的品質開始日趨穩定,而且開始漸漸的有主題性了起來,可能是加入了一些新的編劇,像古澤良太,他所撰寫的五集都相當精彩。這一季相棒的劇情轉趨黑色,開始詳述心理的黑暗面,也加入了和心理醫生的對手戲,小日向文世的演技十分的出色,飾演補習班老師的他,卻是連續殺人犯,這一集到最後,他彷彿著了魔般的一躍而下,對於情殺或者是謀財害命的人,還能說之以理,但心理性的犯罪,沒有罪惡感的殺人,應該是最深沉與黑暗的,心理性的犯罪似乎還會傳染,在這一集之後接續而來的是心理醫生助手的犯罪,對於人被惡所吸引的主題,深深著迷。看完了前面幾集後,心情不免有些沉重,本季後面的主題沒有那麼沉重,但主題似乎是圍繞在犯罪心理上。這一季還出現一些有趣的主題,以蝴蝶標本拍賣和企業開發之間產生衝突的案件、尋求東山再起的記者、在電視上教導主婦節約的主持人殺人事件。

第五季以一個遊民的死開始,使杉下想起二十多年前他第一次辦案的情形,在時效已經過得當下,這件案子始終在他心理迴繞不去,相棒一直是由不同編劇一起合作而成,不知道他們事前有沒有討論每一季的走向,這一季當中,關於殺人時效、記憶的真假應該是觀影過程中最常被提及的,全家人都為了守住那二十年前的秘密,透過失智老人前後不一的證詞而洩露出來,家庭應該是每個人的避風港,但很多原因會使得家庭的價值喪失。第二集則透過因為想挖出十多年父親前所藏的寶藏,姐妹兩人開始回憶,原來所謂的寶藏就是彼此之間的感情。第三集和第八集其實也和時效的問題有關,只是相棒的編劇相當出色的把劇情變化到令人想像不到,一個是如何懲罰時效過後的殺人犯,另一個則刻劃警官對於未破案件的執念。這一季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十集出現的高橋克實,他飾演一個模仿亨佛萊‧鮑嘉的偵探,外表笨拙卻十分的聰明,最後杉下還對他說「Long Goodbye」,充滿對錢得勒和馬羅的懷舊,卻帶著有趣的喜感。

第六季和第七季的作品依然相當精彩,從第一季看到第五季,對於相棒已經成為一種依賴,從收視率來看,相棒每一季的高收視率已經變成朝日電視台的保證,取材的廣泛,各式各樣的主題應該是讓它成為票房保證的原因之一,第七季最大的轉折就是龜山的離開,「特命係」從兩個人成為一個人,龜山在一次的國際醜聞案件當中,當時到東南亞某個窮困的國家辦案,答應當地的小孩要回去,毅然的放下警察工作到東南亞從事教育工作,離開了「特命係」。龜山離開後的杉下,似乎情緒上沒有任何的波動,他活像是一個存在主義似的人物,活著只為了實踐自己的信條,不管周遭的任何看法。第七季的後段開始有了轉折,原為警察廳警備課的菁英神戶尊,被交待特別的秘密任務,以調查「特命係」是否有存在的價值為由,進入了「特命係」(後來證明了只是表面上的理由),開始了相棒的另一章。



第八季是神戶與杉下開始合作後,兩人漸漸的瞭解到對方的個性,這一季一開始的案件就相當的政治性,第八季和第九季關於恐怖組織,政府情報網絡系統建立的案件越來越多,在第八季第一集當中,就以逃亡海外二十餘年的前右翼激進組織金絲雀領袖本多篤人為主,在第八和第九季當中,描繪一個一生奉獻運動的英雄,並不著重在他追求理想本身的對錯,反而是以他的家庭和心路轉折為重。內山理名飾演本多篤人的女兒,加入演出的還有飾演眾議員的木村佳乃,木村佳乃在相棒當中也算是常客了,每一集的出現都有相當出色的演出,隨著時間的進行,她也越來越進入政治的權力核心。官僚組織的犯罪也是神戶加入之後經常出現的主題,對於這個主題的呈現包括:養老金的貪污、監獄管理員濫用職務、警察監察官的風紀、警視廳與警察廳的問題,其中警視廳與警察廳的問題由於關係到兩個機關對於權力的追求,掩蓋組織內部的真相,避免醜聞外洩,對於日本這種強調組織大於個人的社會,做了相當多的批判。

一個將進十年的電視劇,應該是本世紀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推理影集了,將第一季和第九季當中的杉下相比較,可以看得出他老了,支持他同時也是他的老友小野田公顯在第九季後半也過世了,我想這齣日劇不僅在演員的演出生涯是個重要的歷史,在日劇的播出上也是一個破記錄的歷史。

1 則留言:

  1. 哎,很认真,谢谢。
    的确是不俗的电视剧,很喜欢你能提到社会视野。
    还有一些经典的编排,比如那个幻想杀死老公的主妇,买干冰等等,结果丈夫也雇了杀手,因为“感觉到妻子的杀意”,那个情节,细节都特别跌宕而节制,非常之巧。
    心理黑暗那些我反而不太喜欢,因为一旦搞到变态的方面,就超出智力推理的范围了,还有一种冬夜魁梧那种做作。我喜欢看普通人,出于合理理由走向犯罪,但和宗教里所夸大的那种恶无关的内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