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東京大倉飯店(ホテルオークラ)

     離開野尻湖ホテル エルボスコ(NOJIRIKO HOTEL EL BOSCO)之後,六天五夜的日本行也進入了最後一天,高原上的信州,為炎熱的夏天帶來了一些涼意,從長野搭新幹線到東京約略一個半小時,八月初的東京雖然酷熱,但乾淨的環境,恰當的空間設計使得猛暑的日子也不會太難過。從山手線的新橋站帶著行李出來之後,搭上計程車前往今晚入住的旅館東京大倉飯店。

大倉飯店、帝國飯店和大谷飯店是東京飯店之中的「御三家」,指的就是最為高級的三家酒店,除了本身的建築、內部裝潢和空間設計外,當然也包含其服務品質。

大倉酒店在歷史上並不如帝國飯店,然而兩者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地位不相上下,原因在於帝國飯店的前社長大倉喜七郎在一九六二年東京奧運開幕的前夕,成立了大倉飯店,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軍為根除戰前的帝國主義,將軍隊的首腦人物,以及支持政府的財閥放逐國外,帝國飯店社長大倉喜七郎也在戰後離開日本。
當日本脫離美國的軍事管制之後,大倉喜七郎得以回到日本國內,對於旅館業的經營仍然無法忘情,想要成立一間與帝國飯店同樣等級的飯店,但在整體的表現上要有日本精神蘊含於其中,大倉喜七郎的民族情緒強烈的表達在旅館的設計與規劃上,Hotel雖然是西方的產物,但內涵則可以很日式。

在大倉飯店建設之初,大倉喜七郎結合當時以谷口吉郎為首的六個日本重要建築家,相較於帝國飯店的歐式風格,大倉飯店想要建立一個帶有日本之「粋」的飯店,「粋」這個字含有對於日式傳統風格之美的追求,從大倉酒店的正門進去就可以感受到濃濃的日本情緒,正館的大廳,挑高三層的天花板,在將近1200平方公尺的空間中更可以感受到氣派,然而,大廳的氣派帶著古典、溫暖和優雅。屋頂上懸吊而下長串燈籠外型的吊燈,在大廳整齊的排列著,吊燈散發出淡黃色的光芒。
站在厚重的絨布地毯上,大廳所感受到的就是日本工藝的成就,前方牆壁的上段是麻葉紋飾的木組格子,下方則是雪見障子,障子即是日式紙門,在燈光的映照下,紙門還透露出竹葉的剪影。另外一面牆則是以黃褐色的多胡石裝飾,這是東宮御所使用的貴重石頭。在大廳之中所使用的桌子漆上的是輪島的本漆,輪島漆是日本工藝之中的極品,塗漆的過程十分繁複,故所呈現的光澤也不同於一般的漆器。在淡黃色的燈下,靜謐的氣氛將館內包覆起來,從開業以來,大廳始終都維持一樣的裝潢,時光在這裡似乎凍結了。
大倉飯店是由多個建築師彼此合作的精品,但不同的建築師之間透過協調,彼此的搭配相當的和諧,大廳Main Lobby所塑造成的端正、穩定、靜謐的溫暖空間,強調水平性特色,在大倉飯店的外觀上也具體的呈現出來,飯店坐落在東京的虎之門,附近聚集了相當多的官廳,美國大使館就是其鄰居,首相官邸、國會議事堂、警視廳也都在附近,過去一點就是皇居,地處京畿重地,故外觀必須與整體的環境相互協調。

大倉飯店開業,約略在東京鐵塔建成,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舉辦之際,至今已經半個世紀,日本從戰後的經濟榮景到泡沫經濟,大倉飯店在面對不同的局勢,似乎強調的不變的建築和服務品質。大型的國際高級旅館進出東京,日本的旅館業也遭遇挑戰,在東京的旅館業有所謂的「新御三家」,即外資的「フォーシーズンホテル椿山荘」「パークハイアット東京」和「ウェスティンホテル東京」。然而,大倉飯店仍然是中流砥柱,在變化之中保持著原有的「和風」,以館內特有的溫暖空氣和職人手技所呈現的的纖細,在2012年的今日,讓我們還能體會日式Hotel的特有風情。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