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4日 星期一

奈良美智「君や僕にちょっと似ている」(a bit like you and me…)

He's a real nowhere man,
Sitting in his Nowhere Land,
Making all his nowhere plans
for nobody.
Doesn't have a point of view,
Knows not where he's going to,
Isn't he a bit like you and me?
Nowhere Man please listen,
You don't know what you're missing,
Nowhere Man, the world is at your command!

簡單的歌詞、簡單的旋律,卻能由簡馭繁,將如此深刻且激勵人心的意涵寫下來,大概也只有The Beatles做得到!藍儂談到關於這首歌的創作過程,在為Rubber Soul這張專輯寫歌,他的大腦陷入了困頓的狀態,五個小時也寫不出一個字,將要放棄時卻靈光一閃,將腦袋中的想法記錄下來。

這首非關男女情愛的歌,說明了人生的狀態,庸碌且沒有想法的大眾,似乎就如同你我一樣,但藍儂的歌詞總是能將溫暖帶給聽眾,Nowhere Man, the world is at your command! 世界就掌握在你的手中!
奈良美智的最新作品於橫濱美術館展出,題名為「君や僕にちょっと似ている」(a bit like you and me…),其靈感來源就是The Beatles的Nowhere Man中的歌詞,從展覽的主題就可以看到奈良美智心境的轉變。

十年前橫濱美術館的奈良美智展,主題為「I DON'T MIND, IF YOU FORGET ME」,這樣主題下的作品,似乎帶點憤怒、不屑與孤獨。在求學的過程之中,他曾被東京武藏野美術大學退學、之後畢業於愛知縣立藝術大學並且留學德國,奈良美智在德國留學時不大與人來往,曾經說過這段期間給他生命中最大的禮物就是毋須與人溝通交流。
其畫筆下經常出現的頭大大的小孩,臉上的眼尾總是上吊、似乎帶點憤怒與不懷好意,畫面的背景總是帶著寂模和疏離的感覺。在畫中,小孩的手裡有時拿著小刀,有時頭上綁著繃帶,甚至有的時候插了根冒著血的釘子,似乎總是處於受傷的狀態。

十年後的橫濱美術館,再度展出的奈良美智則大大的不一樣了。他不像十年前的展覽「I DON'T MIND, IF YOU FORGET ME」,而是追求某種程度上的心靈的交流與溝通 (a bit like you and me...)。如同他在其展覽自敘之中所說:

以前我的作品總是被認為「有點兒像我」,但我經常聽到很多人在觀看我的作品時發出「啊,這是我!」的聲音,我已經開始接受這樣一種現象,即自我投射是一種內省而不僅僅是視覺的或者扁平的。然而,部分的我始終覺得我是賦予我作品生命的父母。如果説我的作品看起來「有點兒像我」又「有點兒像你」的話,那就是「有點兒像你我」,但同時他們每一件又都是它自己,是「為它自己而存在的藝術品」。
奈良美智的心境似乎已經處在哲學的辯證狀態,這樣的表達說明了藝術家、作品與觀眾之間的關係。除了自己的內在世界,他似乎也將心房打開,更溫暖的看待世界,去年的日本大地震之後,出身東北青森的奈良美智感受很深,他想要幫助同樣是東北地區的災民,卻感嘆自己使不上力,唯一能做的事只有透過藝術以撫慰人心。

趁著夏天的尾巴,我們離開了台灣準備回蒙特婁,在我開學前的一星期搭上飛機,東京轉機的時候,拜訪妳住在橫濱的姑姑,她帶著我們一起到橫濱美術館欣賞改變後的奈良美智。
這次的展覽奈良美智在創作上涉及繪畫、素描以及大件的裝置藝術,風格跟以往不一樣,色調也改變了,大眼娃娃不再憤怒,眼神的光芒豐富,眼睛中的世界有著希望,看過之後帶著溫暖的感覺,如同Nowhere Man的歌詞後段一樣:

Nowhere Man, don't worry,
Take your time, don't hurry,
Leave it all till somebody else,
lends you a hand!
vide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